九尾狐直播平台破解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宫中。

明元帝一整天都满身怒火,气得胸口发痛。

褚家的嚣张,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。

褚家的势力,如今也是直逼他的皇权,褚首辅昔日恭敬,但是今日说了一句话,让他明白到,褚家已经严重威胁到宇文家的江山了。

褚首辅痛心疾首地斥责惠鼎侯,说他已经位高权重,深得皇恩,却由着底下的人撺掇,做出此等人神共愤的事情来,损害了褚家的名誉。

褚家的名誉?那皇室的名誉呢?

他听得出这个老丈人只是冲口而出,出了这等事情,也容不得他深思。由此可见,对他来说褚家的名誉远比皇家的名誉来得重要。

褚家如今中年一辈,都在朝中身居要职,年轻一辈,也都开始军中历练,沿着军候的道路攀爬。

而他的几个儿子呢?只怕想着争夺太子之位,谁把褚家的威胁放在眼里?

只有老五了。

老五这番连自己和王妃的名声都不要,也执意把惠鼎侯拉下来,可见老五是个清醒人。

00后的青春与活泼

他拒绝娶褚明阳,大概也是看到了这点,一旦他和褚家的利益捆绑,则很容易被同化,便不被同化,也会缚手缚脚。

他早就想收拾惠鼎侯了,但是他军功赫赫,寻常的罪名压根动不了皮肉,如今他自己作死,竟然当街掳走老五的媳妇……

明元帝忽然眯起眼睛,老五的媳妇是王妃,按说就算出去办事也不会身着男装独自一人。

他想起静言的话,此番若不是王妃机警,适当的时候逃出来,只怕王爷也深陷于惠鼎侯的设计中。

“摆驾乾坤殿!”明元帝眸子一闪,下令道。

老爷子肯定也知道此事了,他的耳目很多,从来宫中朝堂就没什么事情能瞒得住他。

而最懂得老五的人就是太上皇了。

老爷子今日精神不错,出院子里走了两圈,便坐在院子的躺椅上,静静地晒着太阳。

见到明元帝过来,他一点都不诧异,微微翻了翻眼皮子,“来了!”

“父皇!”明元帝上前,行了个礼。

常公公搬来凳子,“皇上,您请坐。”

明元帝坐下,迫不及待地就道:“惠鼎侯的事情,父皇都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!”太上皇枯瘦修长的手指在膝盖上敲了几下,显得悠闲不已,“老五此番打了一场漂亮的仗,昔日惠鼎侯多有看不起老五,今日,他败在老五的手下,也算是他当初有眼无珠了。”

明元帝道:“若说漂亮,也不算得漂亮,至少,把老五媳妇的名声给搭进去了。”

“兴许人家愿意呢?”太上皇看着他。

明元帝试探地问:“父皇是怎么认为的?”

太上皇笑了,“皇帝是想问,这到底是偶然还是老五设计的?”

明元帝的意图被识穿,顿时讪讪,“这个,儿子倒不觉得老五有这个能耐。”

“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啊。”太上皇摇头晃脑,轻哼了一句小曲。

明元帝若有所思。

太上皇斜飞了他一眼,“有什么,不能直接找儿子说啊?非得来孤这里试探,孤知道的,也是知道的,孤不知道的,兴许会知道,儿子是生的,几斤几两,不知道啊?”

明元帝道:“老五确实年少卓越,有朕当年的风范。”

“当年比他差远了!”老爷子毫不留情地拆台。

“父皇,哪里有这么看自己儿子的?”明元帝摆手,抗议。

“又是怎么看儿子的?昔日和的兄弟,便再能耐,在孤的眼里,总是不够,总还能更好一点,如今的心情大抵和孤当年是一样的。”

明元帝充满了警觉地看着太上皇,“那父皇如今可还会这么认为?”

他一直没想过一个问题,那就是父皇对他做的这个皇帝可还满意?

太上皇看着他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明元帝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太上皇慢慢地站起来,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如今的忐忑,便是儿子们心里的忐忑。”

明元帝站起来,“父皇,那此事到底是……”

太上皇转身而去,“谁知道呢?不过孤听闻说静候原先是打算把次女嫁给惠鼎侯为妻的,这位静候也真是个有趣的人,若说有时候看不清楚朝中的局势,只看静候这一类人,他们的尾巴对谁摇摆,那这位谁就必定是了不得的人物。”

明元帝在心底狠狠地啐了静候一口,跟这种人做了亲家,真是有辱面子。

明元帝躬身告退。

来这一趟,心里就明白了。

看来,是他低估了老五。

静候要把女儿嫁给惠鼎侯,王妃与妹妹姐妹情深,为她出头义无反顾,老五借此机会,断了褚家的一根胳膊。

这般想着,怒火便消失了大半,竟觉得这是最近发生的最让人高兴的事情了。

明元帝心里头高兴,便下旨给楚王妃赐了好多美食和珠宝,以皇恩来为她证明纵然落在惠鼎侯的手中,却依旧清白。

明元帝赏赐楚王妃,楚王府门庭自然就络绎不绝。

一拨又一拨的人来问候,安抚,送礼,同时斥责惠鼎侯的狂妄歹毒。

元卿凌一直堆着笑脸证明自己没事,笑了大半天,脸皮都僵硬了。

只能张着嘴像多宝一样哈着气,只差没吐舌头喘大气儿了。

好不容易,日落黄昏,才算是对付过去。

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喝了一大口的茶,正欲眯一小会,

却听得绿芽急匆匆来,“王妃,孙王殿下来了。”

元卿凌瘫在椅子上,无力地扬着小手,“能不见吗?”

“已经直接到凤仪阁来了。”

“来这里?不好,不好,”元卿凌站起来,“那到侧厅去吧,孙王妃也来了吗?”

“就孙王一人。”

元卿凌怔了一下,这探病多半都带着媳妇来的,怎么他一个人赶过来了?

她跟孙王有这么熟悉吗?

急匆匆地赶出去,命人领了孙王到侧厅,孙王拢着双手进屋,像个小老头一样先探头四处看了一下,然后定在了桌面上,微微皱眉。

“弟妹好些了吗?”他平淡地问了一声。

“多谢二哥关心,已经好很多了。”元卿凌福身道。

孙王坐下来,“嗯,那就好。”

元卿凌便不知道说什么了,只能讪讪地问道:“二嫂怎么没跟二哥过来?”

“她不知道本王来。”

“哦!”

绿芽端茶上来,“殿下请茶。”

孙王叹息一声,“这茶刮胃,空腹不能喝茶,有送茶的吗?”

“送茶的?”绿芽一时不解。

“点心之类。”孙王不悦。

“有,有!”绿芽连忙躬身,“殿下稍等一会儿,奴婢马上去准备。”

“是宫中御厨做的吗?”孙王的双手从袖子里伸出来,胖乎乎的手像两扇粗短香蕉,发出成熟的光泽。

“这……也有,也有。”绿芽道。

“既然有点心,那就多做两道菜,本王早饭都还没吃。”

“二哥早饭都还没吃啊?”这晚饭的时候都要来了啊。

“减肥,不可吃太多。”孙王淡淡道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